贵州福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贵州福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7 12:45:4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道有多大比例的美国人会真诚地相信这段话,或被自己的国家因“美德”而发动战争的行为所感动。这其中的全部虚伪和欺骗,就像寓言里的那位皇帝根本没穿衣服一样显而易见,只要公众能够正常思考,就会像那个小女孩一样用最简单的陈述指出这一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大的罪恶也可以用最美的语言重新说明,而一场彻底的征服,只有在实现了这种重新说明之后,才算真正完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对世界的征服多数情况下意味着从与我们自己肤色不同、鼻子稍扁的那些人手里把土地夺走。当你仔细地审视时,这并非一件美妙的事。只有观念能实现这种征服。不是虚假的感情,而是一种对于观念的无私的信仰——这是你可以树立的某种思想,向他膜拜并祭祀的事情……[11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6年,小布什总统在一次演讲中对公众说: 我们是一个拥有深切同情心的国家。我们有顾虑。美国最伟大的事情之一,我们国家的美德之一是,当我们看到一个年轻的、无辜的孩子被简易爆炸装置(IED)炸到时,我们会哭泣。我们不关心孩子的宗教信仰是什么,不关心孩子在哪里居住,我们都会哭泣。它搅得我们心烦意乱。敌人知道,他们想要扼杀和动摇我们的信心。[6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问题的严重性在于:美国精英阶层经年累月、肆无忌惮的舆论操纵工程只是事物的一个方面,因为美国普通民众不仅仅只是被动受害的一方,民众中根深蒂固、源远流长的反智主义倾向,是配合、支持以至于客观上纵容了舆论操纵工程大行其道的另一个重要方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尼尔·弗格森的数据,在现代美国的版图内,1500年时有200万名原住民,到了1700年只剩下75万,到1820年只有32万多了。[9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8]http://www.openculture.com/2016/10/isaac-asimov-laments-the-cult-of-ignorance-in-the-united-states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理性行为假设一再失效之后,将美国社会当作一个患病的社会,反倒可以解释很多反常现象。下面就来确诊一下实际上早已侵入美国社会肌体、只是今年借疫情而集中发作的美国社会痼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美大陆上无数次的大屠杀,就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堂而皇之地实施了。而感恩节的意义也随之改变,成了对上帝用天花、伤寒等疾病帮助殖民者顺利消灭了新世界原居住者的感恩。用早年卡罗来纳一位总督的话来说:“我们显然可以看见上帝的手,他削减了印第安人的人数,从而为英国人腾出了地方。”[13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希望美国早日战胜疫情。同时,希望美国一小撮政客停止将疫情政治化、把病毒污名化,停止向中方“甩锅”推责,同国际社会一道克服疫情带来的影响。